『 军事小说网 』>>> 军事小说列表 >>>乱唐诡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

第四百二十章 三日必死

[字数:3876 更新时间:2020/9/13 5:00:00]




  只道是这一门之隔,却心念不同。纵然城破山河碎,与那百姓而言,不过是又换了一方守土之人罢了,哪来的劳什子家国情怀。这纷乱的世间,但求的一夕安稳不足矣,又何来奢求呢?

  长街上响起马蹄疾驰之声,那还陶醉在自己婉转唱腔中的小娘子,下意识抽回了木栏,却不放下扉窗,而是透着缝隙悄悄看去。那一骑飞驰而过,长街两侧行人三三两两,踩着夕阳的尾巴,一蹦一跳。还有些小贩收拾着一此时战火烽烟,这你争我夺之事不过寻常,可为何晋城之围却闹出这等阵仗,还要说这两方幕后之人,心思并不在晋城之上。

  晋城之围后不过三日,洛阳便一纸诏令令人登门安抚,顺道就晋城水路接管,美其名曰“协助”。晋城盛家父子可是有苦不能言,他们并不想争那劳什子军功,只求无过。却没想到洛阳庙堂早已打定了注意,只不过借他人之手行方便之事。

  如今晋城再也没了往昔自由,出入严查尤甚从前千万倍。洛阳庙堂如此还觉不够,又在数日之后一纸诏令,着骁骑校尉盛北书前往洛阳报情领赏。盛郡守自然知道此举厉害,申博APP登入:却也无可奈何。

  好在几日后盛北书又全须全眼的回到晋城,只是身后跟着千余人的精良兵卒,明面上是洛阳的“馈赠”,实际却是将晋城给笼罩在监视之下。如此,晋城揭竿而起之心越烈,却不得不从长计议。

  盛郡守老谋深算,自然全盘笑纳,却背地里将这些兵卒分散在各军之中,“以牙还牙”美其名曰“相互融合”。却剥去这些兵卒中将领实权,逐渐化解了这一场危机。

  经此一役后的李存进,却在洛阳有所反应后悄悄退走,走的那叫一个干净。只是不知为何,双方人马默契错开,并没有发生正面冲突。

  据说其后李存勖还煞有其事地修信一封,送与李嗣源,信上写着“中秋临近,盼兄弟同聚”的烂俗之言,被李嗣源嗤之以鼻。但这明面上的面子自然还得继续维系,李嗣源回信中闲谈往事,却在最后予以推却,将李存勖气得暴跳如雷。

  好在洛阳暗中出兵颇有成效,龙首郡周边县属之地,悉数蚕食殆尽。此时的龙首郡,已沦为一座孤城……

  只是不知此时的龙首郡众人心中所想,洛阳双管齐下的雷霆手段,确实初见成效。李存勖平乱之心弥坚。然而边境战事却并没有因内乱稍有停止,反有越演越烈之势。

  后周趁机分散兵力,有意拉长战线,开始了游点打围的灵活攻势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却说顾醒几人连夜赶路,不敢走官道,只能穿插在羊肠小道交错的野道之中,幸好有易别对此处颇为熟悉,才不至于耽搁太长时间。几人一番合计,也不敢再入城,免得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  晋城之围闹得沸沸扬扬,往来之人皆有谈及,此后三城之中,若是有人想要借此大做文章,恐怕再给他们三条命,也不过填这弥道:“道理我们都懂,只是不知这么分,到底有何用意?你让倾城夫人带着两个孩子,若是出了意外,这个责任恐怕你我不能承担啊。”

  顾醒并未开口,只是同样投来询问目光。陈浮生抬手宽慰,“我如此做,自然有我的道理。原因有三,其一便是三人同行,互有照应。若是到了淬鸦谷出了意外,要跑,也尚有余地。其二便是让易叔和涵姨一道行动,并非出于私心,只是拜托二位做一件紧要之事,此事当下不能言明,还望诸位莫怪。其三嘛,自然是这泽州府与倾城夫人颇有渊源,据小子所知,泽州府尹多年前便一直爱慕您,这些年一直未娶,每年中秋还会派人送上贺礼,年年如此,未曾中断。”

  倾城夫人闻言,不自觉地抬眼瞧了瞧易南星,后者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。倾城夫人这才转过头来,恶狠狠地说道:“陈家主,可是有备而来啊。”

  陈浮生却是笑着摆手,“哪里话,闲来无事得来的小道消息,当不得‘有备而来’四个字。”

  倾城夫人闻言咬牙切齿道:“好一句‘小道消息’,此时说来,莫不是要故意欺辱于我?”

  眼见着两人之间嫌隙渐起,易别和易南星同时出手拽住两人,不住劝道:“都出生入死过了,还在乎这些身外事?”

  倾城夫人顺势倒在易南星怀中,娇声问道:“你不在乎?”易南星单手托住多年未抱的佳人,轻轻一声叹息,“你不是在我身边吗?”

  倾城夫人闻言脸颊瞬间绯红一片,却还不忘斜眼瞧着涵姨,似有示威之意。涵姨却是毫不在意地冷哼一声,别过头去,不再理会这女人的矫揉造作。陈浮生面色如常,继续说道:“借着这层关系,想来在泽州府内,倾城夫人可保三人平安,应是绰绰有余。如此,在放出小心,依循洛阳朝堂那位的心思,必然会明里暗里派人来打探情况,而有了李存进的先入为主,李嗣源必然不敢落于人后,到时,这泽州府自然会热闹非凡。”

  倾城夫人耳中听来,眉宇闪动,一下子站起身挺直了腰杆抬手指着陈浮生的鼻子骂道:“黄口小儿,你居然如此狠毒,让老娘当那替死鬼?”

  这一出让在场众人皆是面面相觑,就连老黄头都只能憨憨傻笑两声,不知该如何圆场了。

  陈浮生却是毫无顾忌,又继续说道;“就是要让倾城夫人暴露在阳光下,我等才能躲入阴影之中。”未等倾城夫人发作,易别似乎听懂了陈浮生的弦外之音,接口道:“陈公子所言,莫不是声东击西,想要将祸水往那河洛城引,如此缜密心思,在下佩服!”

  倾城夫人闻言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揪住易别耳朵斥责道:“好小子,不过数日光景,胳膊肘就开始往外拐。幸好他是个男子,若是女子你是不是为娘都不要了啊?”

  易别面容顿时涨得通红,连忙求饶,“阿娘,误会,误会。陈先生的意思是,泽州府虽然闹得沸沸扬扬,但按照这两方人马的心性,决计不会轻易上当,反倒会觉着我等刻意为之。加上阿娘您背后……咳咳,必然会产生祸水东引的效果,河洛城自然深陷漩涡之中。”

  陈浮生笑着接过话头,“届时易叔和涵姨便可浑水摸鱼,行事自然方便许多,如此说来,倾城夫人心中能否好受些?”倾城夫人冷哼一声,不理会陈浮生,似乎觉着被这般算计实在有些难以接受。

  老黄头却一把将陈浮生扯过,悄声问道:“浮生啊,你可知走穷山恶水之中,危险重重,当真不走官道?”

  陈浮生黯然叹息,“哪怕我还有半月光景,也不会铤而走险。”说着掀起衣袖,露出白皙手臂。上臂上赫然又一条暗红血线,从手腕处方向蜿蜒而上,消失在尽头。陈浮生放下袖口,扯开衣衫。众人皆是倒吸了口凉气,胸膛之上那血线盘绕,竟然现出一朵血莲模样,煞是好看。

  但越是好看的事物,越是危险。老黄头颤声问道:“可还有时间?”

  陈浮生整理好衣衫,苦笑道:“若是三日后赶不到淬鸦谷,便只能独赴黄泉,就算神仙也救不了。”

  顾醒冲上前抓住陈浮生急切问道:“陈兄是服下了那三日必死丸?这又是何苦呢?”

  这手臂上的血线和胸膛上的莲花,皆是服下“三日必死丸”才会出现的图案。服下此药后,服药者周身机能瞬间被激发,但三日一过便会被药效反噬,轻者七窍流血而死,重者血脉倒涌爆体而亡。

  老黄头又抽出旱烟抽了起来,似乎他这烟杆中的烟丝,永远也抽不尽一般。每每遇到烦心事,老黄头便会抽上几口,似乎这样便能暂时将烦恼忘记……

kcd20.com 263sun.com 52sbc.com 蓝博娱乐游戏代理赚洗码合作 651tyc.com
大奖注册最高占成 澳门24小时娱乐城升级版 博世界官方网最高佣金 bet36官网网址最高占成 菲律宾城蒙特卡罗代理
京城娱乐vip注册最高占成 千赢娱乐官网最高占成 bet36代理专员 金沙游戏真人占成 必赢咨询端下载
大有ag是什么网站 金三角娱乐在线充值 申博现金网怎么样登入 百盛娱乐百家乐网址 9亿娱乐美女客服